写在最前

如果你对此文有客观意见,请在详阅具体内容后评论指出。

如果只是单纯的“爱国”来了,请滚。

进入正文。

  • 当国家的领导者可以骄傲地宣布,中国已经进入到了历史发展的新方位时,我并没有感到一丝应有的自豪。相反,我不断的思考着一些问题,思考着国家的前途与方向。
  • 建国72年,一个问题时常徘徊在青年人的心中:中国所奉行的社会主义,是不是有些变味了?中国政府所大范围宣扬的爱国主义等等精神,是不是也已经变味了?而中国的真实统治阶层,到底是十四亿人民,还是九千万党员,亦或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政商界人物呢?
  • 当毛泽东对苏联人轻蔑地写出“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时,一定不会想到中国也将走上他曾经痛批的修正主义道路。在毛泽东看来,他所奉行的政治制度是对社会主义的最佳阐释,因此对赫鲁晓夫等新一代苏联领导人试图推行的“苏修”嗤之以鼻。然而在历史书将赫鲁晓夫的失败批判得淋漓尽致之时,有没有考虑过所谓“改革开放”与真正的社会主义相差了多远?还是,就算考虑到,也不敢表达出来?
  • 论当前世界上仅存的五个社会主义国家中,朝鲜应该是整体制度上最接近苏联社会主义的一个。但为什么说整体?因为,没有任何人会把封建主义当做社会主义。所以在西方媒体所统计的《世界上存在着或存在过的社会主义、半社会主义政体国家》报告中,白头山血统一家独大的朝鲜,被列为是“争议政体”。但当央视播音员满脸幸福的笑意、抑扬顿挫地念出“全国人大以高票通过决议,取消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最大连任届数”时,大多数人只是会心一笑。
  • 老挝应该是这些国家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仅仅凭着2014年的一次军机坠落把几个高官全送去见了佛祖的事件让人们忽然想起地球上还有这么一个国家。没有出海口,没有先进农业,没有支柱性的工业体系,只有的是数都数不清的、却与马列主义唯物无神论根本相悖的佛教圣地。暂且不提它实现社会主义化的几十年到底有多少发展,单凭老挝人民革命党大部分党员都明里背里信仰佛教这一点就足以看透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真实面目,可意会不可言传。
  • 再看它东边的“猴子”越共国。人们总说,中国改革开放是摸着石头过河,越南则是摸着中国过河。但是我不得不说,他就算摸着中国过河,但也没摸好。因为在越南,贫富分化和私有化的程度已经到达了中国人难以想象的地步。甚至是土地等最基本的生产资料,也被明中暗中私有化了。从入境的海关,到公检法人员,没有一个不是在收着名为小费实则贿款的脏钱。国家的一些经济命脉甚至把握在军队手中,致使越共难以保证指挥得动枪杆子。国家极其狭小,却划分了五十八个省份,各省之间也因政治经济原因发展相差悬殊,这一盘散沙的政治格局也造就了河内的政令难以快速在全国推行下去。越南人民的收入、生活质量,相对中国等并不发达的国家也低的离谱。而政府却仍向欧美国家抛媚眼,通过默允欧美资本家榨取本国人民血汗来提升自己的国际地位,为他们叫板在北方的宿敌提供了国际支持。
  • 最后再来看看远在天边、革命任务最艰巨的古巴。作为西半球的唯一受承认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自建国以来便一直饱受内忧外患:内部,由某大国扶持的极端反对派时刻对领导人和政府虎视眈眈;外部,由某大国直接间接进行的颜色革命从未停止,其针对前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刺杀也从未停止。个人认为,古巴政府所推行的政策还是有较大的合理性的。尤其是他们在医疗领域投入了重金,并在新冠疫情爆发之际作出的迅速反应的行为值得赞叹。但是,本人虽然未曾去过古巴,但根据国内外媒体的报道也大致还原了古巴的大致社会现状。治安不好,小偷小摸比比皆是(这与某朝姓国家有共同之处);经济结构并不平衡,传统农业仍然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少数大都市的发展速度虽然缓慢,却远超其他小城镇;言论、信仰很不自由,除了古共以外的所有的政党活动都是非法的;身处世界上最大的天主教国家区,国内少数信仰宗教者却在就业等方面受到歧视;缺乏端稳饭碗的能力,国家农粮体系脆弱,长期依赖进口;除了烟草、蔗糖少有有国际竞争力的出口商品;除了医疗体系就别妄想其他高新技术产业了。
  • 列举了一圈,似乎在这五国里还是中国最好。然而,这个最好的庞然大物却并不是推行着彻底的社会主义道路。这不由得使我思考:是这个社会制度有问题吗?
  • 2020年伊始,中国社会因突如其来的疫情而几乎停摆。在“中国共产党的强力领导下”,中国人民最终基本战胜了疫情。但从始至终,我并没有在真正危险的前线看到中共哪怕一名领导者的身影。直到武汉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习近平、李克强等人才姗姗来迟。的确,冲锋在一线的确实有不少党员的影子,但这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影子。有人要说了,让中国的领袖人物来掺和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有可能付出生命,这难道不是莫大的损失吗?我想说的是,一定程度上这番话有道理,但仅仅是处在毫不危险的天边随意挥手指挥底下的人们与病毒搏斗,到头来自己却揽下疫情防治有功的大政绩,这不正是这种行为的最好解释吗?有何处可以体现出所谓与人民的血肉相连?难道是假惺惺地对着一堆央媒“炮筒”说一说就行?!我所看到的中共执政者的影子,只有湖北省级干部瞒报疫情、某地的干部违规聚餐等等。有人可能又要说了,如果没有中共的领导,全中国怎么会做到上下一心、齐心协力援助湖北武汉?怎么会做到短时间内将疫情得到控制?我想说,这是由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能够让个人无条件地服从于全体人民的意志。但社会主义并不等同于共产党的领导。同时,我们也能看到这优越性背后的一面:在个人意志与所谓的全体人民的意志相悖时,必须强制性服从于全体人民的意志。而这“全体人民的意志”并不是全体人民投票产生的,归根结底是领导者的意志。如果你硬要说所谓中共的领导就是确立这一意志,那么好,我便不屑于你争论了。
  • 既然说到了人民的意志,我就再详细说一说有关问题。中共宣传:中国人民有言论自由。然而你如果提出了与时局不符的言论(干脆我们称之为违背“全体人民意志”的言论),你便不再是人民了,你是“全体人民”的敌人。那么这所谓的言论自由又何以保障呢?难道是嘴上一说、政治书里一写的事情?我不明白。中共宣传: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虽然不能直接参与国家管理,但是可以通过选举人大代表来间接管理国家。那么好,我想请问一下,以全国人大为例,有73%的代表是党员,而仅仅超过1/2的通过率便可以通过决议,2/3的通过率便可以通过一切决议。就算是2/3,试问难道有超过6%的党员敢违背“全体人民的意志”?试问全天下有何人敢承担此事的后果?有人要说了:人大的投票可是不记名的,就算投了反对意见票也不会怎样。的确,这可能是对的。那么就以西安市这个西北桥头堡为例吧,这些年里有不计其数的干部被打下马,但真正被人大打下马的有几个?答案为〇。真正被直接靠公检法体系发现并打下去的又有几个?我们都心知肚明。可见,不记名并非是人大代表不履行、或者是不敢履行他们权力的原因。真正的原因,世人皆知。只有舆论,只有非主流媒体,才是打翻这些贪官污吏的最有力的工具。但在一个没有真正言论自由的国家里,这一点也保证不了。而且,通过对一个人从小到大的红色教育,中共已经成功同化了大多数中国人,他们甘于为所谓“爱国”“信仰”当廉价的枪杆子,在作出所谓的爱国举动时根本不加思索。可惜,对真实统治者的无条件服从更像是忠君而非爱国。我并非否认爱国主义。相反,我极端地提倡爱国主义,打心眼里觉得如果一个没有爱国精神便不配为人。而我相信我也践行着爱国主义。我提出的这些观点,则是我敢于为国指出问题、出谋划策的理性爱国的最佳证明。
  • 那么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一个执政者、政客、主流媒体们心知肚明但不曾提及的结论。如今的中国,除了中共中央以外的一切权力、司法、行政、监察体系,都已经沦为了统治、控制国家的工具。因为中国官场对非党人士的天然排斥,以及数千年封建传统遗留的不可破解的官僚主义思想,中国的社会主义必然会走入独裁专制的歧途。这对一个发挥模范作用的社会主义大国是悲剧性的。
  • 中国政府必须正视在发展中的一系列问题,包括当下的、历史性的和将来的。由于一党独大的社会政治体制,以及不切实际的“言论自由”,执政者用这类思想的禁锢妄图抹去历史上的污点,而这是可悲的、不可能实现的。且不说历史书中的文革一笔带过,对国家领导者在学生教育方面有极大警示的六四学潮甚至也提都不提。政府能够直面自己的历史,反衬出当下国家的富强,让我们对当下的国家真正的产生归属感,而不是通过迫使人民忘却历史来达到这一目的,我觉得是关键所在。如果国家封锁了有关的消息与历史,也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对这些事情有一些兴趣的青少年只能通过访问外网,来获取有可能导致他们被利用的颜色革命者所提供的“真实历史”。这些颜色革命者,包括但不限于西方反华媒体、某知名邪教组织、某大国所直接间接指使的国内非主流媒体等等。在此声明:如果你觉得我是这些颜色革命者之一,那么你大错特错了。我只是一个真理的追求者,一个坚信这真理并非一个两个人所能提出的的思考者而已。
  • 下图所示,就是我要反对的典型的非真理。遗憾的是,在国内主流搜索引擎中并不能找到这张图。

  • 政治教科书告诉我们,由于缺乏意识形态工作的绝对领导而导致的中国人民的“精神麻木”是很可怕的。在此姑且不谈这个观点正确与否。我们可以先搬出麻木一词的溯源。据《朱子语类》卷二十五:“心既不仁……如人身体麻木,都不醒了。”由此观之,心之麻木乃一个社会人对于社会现象、风云百态失去独立思辨能力是也。那么,如果中共坚持所谓的意识形态领导作用,如愿将人民们变成“热烈拥护者”,那么这样不就是在使人民变得麻木吗?果真如此,那么岂不是在推行思想上的专制吗?中国人民的精神,真的会如中共所言,独立而强大吗?

  • 不妨反思一下,中国的“一切”的领导者真的是工人吗

  • 中共自豪地称呼自己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何以证明?在艰辛的无产阶级革命时期,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当时的共产党人想要变得资本化也没那个资本。但今昔非比。所以,中共的官僚们,真的还守着那脆弱的初心吗?真的还坚持“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信条吗?

  • 首先,中共的官员们、企业党委们面临着“无产阶级”官僚化、资本化的问题。

  • 除过那些动不动就被搜出几亿几十亿的“无产阶级”落马大官,我所说的中共官员则是最广泛的公务员队伍。应该说,中国的统治机器是世界上最庞大的一台,得益于巨大的纳税人体量。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年轻人选学看上去就没前途的文科?很简单,“当大官,做大事,为人民服务”。但是在人民的角度来看,最后一句话完全可以改为“为资本服务”。政府拼了命强调的“经济发展”,本质上就是支撑起越来越多的资本大户(雅称“企业家”)。这些资本家会十分“慷慨”地提供就业机会,压榨就业者的血汗,谋取千百倍的利润。在此卑鄙肮脏的过程中的政府就跟巴结别人的舔狗一样,火速地建好最棒的基础设施——给老板经理们的高级社区,普通人根本不敢(或者说是,不配?)迈步进去的三甲医院,从全省全国到处挖人的私立学校、“贵族”学校,当然还不忘添上给工人和家属建的又小又挤、鱼龙混杂、水泥林立的小区,一个好点的老师都拿不出手的公立学校,营业执照都不能保证齐全的诊所医院。多么为人民服务的好政府!

  • 中国自豪地称呼自己地经济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独一无二的经济体制,而国有经济是其中的主体、命脉。话里话外都透露着“老子世界第一”的骄傲。只可惜,引用社会主义老鼻祖马爷爷的话,垄断只会造成官僚化和效率低下。而垄断,正是部分国有企业存活至今的唯一凭借。这是官僚化的问题。资本化我就不说了。每年都落马一批的企业党委。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无非是都是党员、都兼任董事长或一个高位、都腰缠万贯、都任人唯亲、都巴结上称霸下、都和负责监管他们的权力更大的党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也。就拿中国最大的企业家马云来说,他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员。没错,他是党员。一个日入几亿、存款无数的中国首富,一个花呗高利贷校园贷猖獗的祸根,一个致力于互联网经济垄断的资本家,是个党员。这简直是中共的骄傲啊。


The Only Thing That's Changed is EVERYT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