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引

笑看天地浮华,悲叹苍生颓垮。旷日劫后且苟生,却闻九州哀鸿鸣。

作为蒟蒻的最后一届竞赛考试,顺利通过SN组的笔试后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与最坏的打算。在初赛到复赛的这几十天里,从DFS,到树状数组,再到树上DP,我把曾经学过的知识基本过了一个遍。尤其是树上问题,是我的薄弱点,亦是复习的重点。

谁曾想,这次的得分点会是一道暴力的模拟+一道找规律的模拟。

T1

读完T1之后信心爆棚:这不是有手就行!随便跑一下优先队列,加上开了O2,再一通奇技淫巧就应该过了。但是手贱了一秒钟,把 $\Theta(NlogN)$的代码硬是打成了$\Theta(N^2logN)$(本来是并列复杂度,我把他们乘到一起去了)。不过凭借奇怪的卡常,分数高过普通的暴力。

赛后看着别人 $100+$ 的成绩,内心还是有些不甘的。尤其是看到思路完全一致,但是没打错的代码,就有扇自己耳光的冲动。

不过我堂堂jdfz心态第一好,怎么会被这种破事干扰心情!

有人(我)说得好:复赛?是个屁!

T2

T2着实是超出蒟蒻能力的一道题。考场上,十分钟就打出了第一版的暴力代码,然后想了两个小时的check方式硬是打不出来。最后也没有能够打出哪怕部分分,随手改了两下便交上去了。不指望拿分。

赛后看到正解是区间DP,试着推了推转移方程,没有头绪。罢了。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T3

整个考试中最有教训警示意义的一道题。其实这个题的正解是找规律,但最坏复杂度 $\Theta(N^3)$ 的DFS还是很好打的。虽然函数内部有些复杂的地方,但不妨碍我一个小时解决暴力打法(当然还是很慢的)。起码样例能过。

但是!

为什么我说它有教训警示意义呢?因为我并没有拿上这暴力分。

究其原因。考试的时候不习惯用丑陋的Dev-C++,这道题是在Sublime Text上写的。但是,我犯了一点致命的错误:其实我在Dev上的代码才是存到考试代码库里的,ST里的代码只是扔在桌面上了。写完暴力之后我就开始试图肝出T2部分分,直到考试前也没有检查过代码。考试结束前十分钟,我突然(自以为)灵光乍现开始码T2的check,看了眼时间,便打开文件夹看了看四道题的代码文件夹都有东西便不管了。

于是,便发生了惨剧。

T4?没这道题吧

小结

可见,此次考试完全没有拿到应有的125+(大约吧)。当然,蒟蒻的实力相比192+的大佬鲸鱼和143+的DrWay还是差的很远,在这里$\%$一下两位准蓝勾大佬。

还有什么想说的?大约似乎的确是没有了罢。今为薄文一篇,谨记今时所感所获,以为来日之鉴,亦作他日相勉。


The Only Thing That's Changed is EVERYTHING .